停更,緣見。
 
 

[周喻]我让炮友怀孕了

Ⓞ 全职周喻、周喻、周喻

Ⓞ ABO设定,周A喻O,未婚怀孕情节慎

Ⓞ 随手乱写,特别短小轻薄,OOC预警

Ⓞ 私设两人是约炮约了太多次,约到不小心怀孕的情节(艮);周泽楷非常喜欢喻文州,并且以为喻文州其实没那么喜欢他,但其实喻文州也是非常喜欢周泽楷的。这样。 (说人话好么)


「恭喜,有喜了。」

医生话才刚说完,旁边坐在椅子上等得一脸紧张的周泽楷立刻像风一样卷过来,展开双手,似是想要把正从检查台上坐起身的喻文州揽进怀里,却在抱上去的前一刻顿点暂停,面上原先七分欣喜的神色瞬间掺上了三分不豫,以致一张俊脸硬生生给扭曲成了一个艺术的角度。


喻文州横了他一眼,扬起了眉梢,笑得一脸玩味。他借着周泽楷递过来的手臂搀着下了台子,象征性地搂了搂后者的腰,而后轻声和医生道了谢,无视于自家Alpha复杂的脸色,直接就把人拉出了诊间。


周泽楷开车送喻文州回家。一路上,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频繁观察旁边副驾驶座上Omega的状况,准备一有不对就立刻折回医院。

喻文州看起来很疲惫,歪在椅子上打着盹儿,脸朝着周泽楷这一边。周泽楷趁着开车的空档就着那张睡脸盯了半天,却也愣是没从那张平静无波的面容上看出什么端倪。


这个人总是这样,即便是占着先天劣势──过慢的手速加上Omega的性别──也照样能把战术玩得精妙绝伦。他和周泽楷在赛场上斗得你死我活不消说,下了场之后还要把这些灵活的思绪通通绕在现实生活上,硬是要和人周旋到底。


尤其是若即若离这事儿,喻文州简直干得特顺手,却是苦了周泽楷。他不擅表达,却不代表他感觉神经迟钝,其实放眼整个荣耀界,他觉得自己的直觉已经算是十分敏锐的了。但即便如此,他仍旧猜不出喻文州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心思。所以尽管他二人早就有了标记之实,可周泽楷觉得,而今他和喻文州的关系,或许连恋人都称不上。


在赛场上,或者是赛后的记者会上,喻文州向来表现得十分有风度,虽是生着一张伶俐的嘴,可他总是伶俐得委婉,伶俐得温柔,即便是同人辩驳,也尽可能地把杀伤力降到最低。然而一旦身临情场,那些杀伤力却又陡然间变得真实起来,曾经见到过的那种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得体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。他能说善道,并且字字夺命,一句话就能把你刺得七零八落,没几分钟便缴械投降。


把车停妥在喻文州住的小区前,周泽楷下车把人送上楼,正欲转身往回走,却被喻文州拉住了手。

「小周,进来坐坐吧。我想和你谈一谈。」


喻文州的家他来过不少次,其目的无非就是解决一些生理上的冲动。这些年来,那些伤风败德的事情,他俩其实没少做过。

周泽楷先扶着喻文州在沙发上坐下,给人褪了外套,连同自己的一道挂上了旁边墙面上的挂勾。才返身回去,在喻文州旁边落坐,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五十公分的安全距离。


其实周泽楷是喜欢喻文州的,喜欢得不得了,只是他弄不清楚喻文州到底喜不喜欢他。这个Omega太独立也太冷静,小心思多得很,什么事情都想着要自己解决。这种坚强的个性有时候让周泽楷很是挫败。就拿这次怀孕的事情来说,喻文州其实原本根本没想要知会他,打算自行去医院检查。要不是周泽楷偶然看见他放在电话旁边的约诊便条,他根本不会知道喻文州被自己弄得有了。

周泽楷很气自己,也有点气喻文州,气他连一点负责的机会都没有给他。


喻文州看着旁边后辈一副如履薄冰戒慎恐惧的模样,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,然后在后者疑惑不解的目光下噙着嘴角的弧度摇了摇头,从善如流地整个人贴进了周泽楷怀里,成功get到了荣耀第一男神的僵直效果一枚。


喻文州靠在人胸前,听着周泽楷胸腔深处传来的、比往日稍快了一些的心音,闲话家常似地问了句:「小周,你喜欢我吗?」


「喜欢!」周泽楷毫不犹豫,说完后自己倒是先红了脸。喻文州正巧抬起头来看着他,眼角微弯,眸底竟似含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。周泽楷抿着嘴唇,大着胆子凑过去了一些,附在喻文州耳边悄声地嗫嚅着又说了一遍:「……喜欢。」然后就见到喻文州眼底的那点笑变得鲜活了起来,当中跃动着亮烈的神采。他稍稍抬起了脸,周泽楷清楚这动作的意涵,便微微俯下首,轻轻地吻住了他。


这个吻开始得矜持而节制,却随着时间的拉长而越来越狂乱放肆。两个人吻得忘我,甚至连信息素都无法克制地漏了一点出来,在空气中激荡出一阵阵撩拨人的馨香。


即将越过临界点的前一秒,喻文州率先抽开身,伸出食指点上了周泽楷殷红湿润的嘴唇,「小周,」他笑得一脸狡黠:「我肚子饿了。」

周泽楷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三秒钟,像是在衡量这话的真实性,又像是有点不敢置信,一脸『你他妈在玩我吧』的表情。最后却终是松开了搂在人腰上的手,颇不情愿地乖乖起身,拖着脚步走到厨房,准备料理两人的晚餐。

喻文州看着那自带阴霾效果的落寞背影,咬住嘴唇压着笑意又唤住他:

「小周。」

然后就见到周泽楷立刻从厨房钻了出来,一脸期待地望着他。


喻文州忍住笑,维持着原先的姿势,懒洋洋地赖在沙发上,歪着脑袋瞅着人瞧。 「虽然现在跟你说这个,好像有点太早了些,也太唐突了些……」瞧了半晌,又背过身子,抬起手来端详起自己的手指,说道:「不过我实在不想未婚生子,所以──」

他从沙发上起身,踏着悠闲的步子转到周泽楷身后,猝不及防地在人脸上亲了一下。


「所以,我们结婚吧?」




End.



感谢 @極冰 事先帮我过目,改了许多不合理的地方。

25 Jun 2015
 
评论(46)
 
热度(242)
© 洛阳酒肆 | Powered by LOFTER